郴州信息港

当前位置: 首页 >娱乐

亲历者忆唔被打成右派妻领导竟动员咜离婚

来源: 作者: 2019-05-14 15:09:31

核心提示:1959年,我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,下放农村劳动改造4年。领导要我妻子站稳立场,与我划清界限,她却偷偷地关照我。

本文摘自:《快乐老人报》2014年5月5日15版,作者:陈世高,原题为:《情书枕头解相思之苦》

我跟妻子谈了两年恋爱,1954年6月20日晚举办婚礼,从此结为伉俪。但很快,我被调到湖北应城县税务局任副局长,和身在乡下的妻子两地分居。1955年8月,我又到了上海参加财政干部学校学习。这些时候,我和妻子常有书信往来,互相表达感情。

妻子是有心人,把我从恋爱时起写给她的100多封信,甚至连我写给她的便条,都编号装帧存入文件夹,收藏在枕头中。两年后,我从学校毕业回家,她拿出情书枕头给我看。我问她:你怎么把我的信放在枕头中?她说:一是怕散失泄露秘密;二是信如其人,枕在我的头下,就是我与你同枕共眠。她又说:每到晚上,因为想念你,在床上辗转反侧,备受煎熬。把人都想死了,没有别的办法,的办法,就是把你写给我的信从枕头中拿出来阅读。

1959年,我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,下放农村劳动改造4年。领导要我妻子站稳立场,与我划清界限,她却偷偷地关照我,结果受到株连,身为银行营业室主任的她,被下放猪场喂猪。这时,她竟然把情书枕头带在了身边。她来信对我说:深山老林,凄风苦雨,孤独悲惨,穷途末路你的信成了我的精神支柱。

然而,1966年文革开始后,妻子怕我的笔记本和这些信被查抄出来,全部投到灶中付之一炬,化为灰烬。这件事,成了我们一生中的憾事。

二手叉车价格
劈裂机
不锈钢发酵罐

相关推荐